over 3 years ago

趁著剛寫完第一次投APS期刊就上手決定順勢騙點稿費,也寫一篇如何投 NJP 的心得筆記。會同時寫這兩篇,當然是因為兩家期刊我們都有考慮要投;只是最後投了哪一家,這就是學術機密了。

雖然我介紹的是如何投 NJP,但是其實 IOP (Institute of Physics) 下面的期刊應該都適用。值得注意的是,這是英國的期刊。NJP,簡稱為 New J Phys.,1998發行至今,目前出到 volume 15,所以看起來是一年一個 volume

Read on →
 
over 3 years ago

整理一下這次投 PRX 的心得,基本上 APS 系列期刊的guideline都是一樣的,不同期刊之間的版面風格,在LaTex之中調整就好,整體來說沒有太大差異。APS官方你絕對找不到 LaTex 的 template 的,不用找了,我找過了。但是有兩個地方其實可以找到,而且我確認過是沒問題的,可以用:

雖然APS推薦使用的是 REVTeX ,不過說真的我覺得真的對於投稿的人沒有太大差別,就是當作 LaTex 去寫就對了,而且一般的 LaTex 編輯器(例如我用的 TexCenter)也都有支援。

Read on →
 
almost 4 years ago

本文同步刊登於每日一冷

尊貴又高價的Häagen-Dazs冰淇淋,是很多火鍋店或者吃到飽店當做賣點的法寶,也是許多人絕對不會錯過的「吃回本」重點目標。

不過你知道嗎?很多人望文生義,以為Häagen-Dazs是來自德國的冰淇淋,其實是大錯特錯!

Read on →
 
almost 4 years ago

POVRAY是一個多平台而且 open-source 的3D繪圖軟體。沒有互動式的GUI介面,完全靠寫code然後按下RENDER鍵來看產生的成品。

最初會接觸這東西是因為我研究所的老闆一直很羨慕別人的group有精美又漂亮的示意圖,但是我們又畫不出來 (其實講到這我有點不服氣,因為我自己用 CorelDRAW 基本上已經可以畫出大部分我需要的圖了,但是整個實驗室也只有我會用 CorelDRAW )。後來,他從夏威夷德國一口氣引進兩套 open-source 的軟體回來,一套是滿有名的Blender,另一套就是今天要介紹的POVRAY。

POVRAY到底是什麼?官方的說法是:Persistence of Vision Raytracer。可是我想他的原名叫什麼其實不重要,應該也沒有人會記得,但是有興趣的人應該會注意到,它的名稱最後面寫說這是一個 ray tracer ,這點滿重要的,因為這直接點出了 POVRAY 的原理,也就是 ray-tracing 。

POV可以做什麼呢?我們來看個範例:

為什麼一開始就做這麼奇怪的範例來練習呢?因為當時老闆從德國回來的時候,跟我說這篇 Opitcs Express 的圖是用 POVRAY 畫的,要我再現看看,也就是要我臨摹啦!

過了兩天天之後,我畫出了這個東西:一個T字形的 nano-particle 陣列,一個激發的 Gaussian beam,還有正在傳播的 SPPs (surface plasmon polariton,表面電漿子),此外還有兩個 detector 的位置標示。

嗯,沒記錯的話我大概花了一晚摸出怎麼用 POVRAY,然後花了一天多一點點,把這張圖畫出來。
而原圖則是長這樣:

Read on →
 
almost 4 years ago

黑夜降臨,但是我們的時代才正要開始。

Read on →
 
almost 4 years ago

請容我偷鄭有傑導演的這句話當做本文的標題:

「改變國家要從看不到的地方做起,我們是責無旁貸的前鋒。希望社會變得更好的話,這件事就不能期待其他人去幫你做。」
--鄭有傑:良心的沈默就是邪惡的幫兇

今天,我們再度走上街頭,不但是要討回上次被糊弄的那個說好的公道,同時也走上街頭向各位道歉

為我們這些年來對公共事務冷漠道歉。

為我們一直以來只鍵盤關心而不願意做出具體行動道歉。

為我們沒有用心監督我們的政府放任他們胡作非為道歉。

這樣的道歉,並不是代表所有走上街頭的人發言,而是只代表我自己與我的朋友們。我們是誰並不重要,但是我們要告訴大家,這件事情,還有以後的事情,我們管定了!我們並不冷漠、我們並非沒有愛。不了解政治、不喜歡聊政治將不再是我們的藉口,因為政治就是大家的事,大家的事就是政治。

今天看到大家再度回到街頭,我想說的是: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 A Tale of Two Cities

是呀,這是個最壞的時代,但是也有可能是最好的時代。為什麼呢?因為最早接觸ptt的族群,已經開始進入社會了;而屬於我們的時代,其實才正要開始。

Read on →
 
almost 4 years ago

昨天剛忙忙完即將要發的paper的prparation,所以抓緊時間來玩一下logdown的內建mathjax支援,也就是在logdown裡面打LaTex的功能。實際嘗試了一下,有點讚嘆,因為mathjax能做的不是只有打display方程式而已,其實還支援了滿多 environment 語法,不過我還沒有一一試過就是了,下面只是整理一些初步的心得。

支援 equation environment

可能因為我還是肉腳吧,所以目前對我來說,其實在 ` ` ` mathjax 下面還要另外用 \begin{equation}\end{equation}包起來就我來看根本就是多此一舉,因為其實照理來說叫出` ` ` mathjax的block之後應該就可以打display方程式了。

\begin{equation}
        \label{EF}
        E_F \equiv \frac{{\left[ \sum_{k_x, k_y} {\left ( \left | F^{(m)}{\left( k_x, k_y \right )} \right |
            - \left | F^{(c)}{\left(k_x, k_y \right )} \right | \right )}^2 \right ]}^{1/2}}
        {{\left [ \sum_{k_x, k_y} \left | F^{(m)}{\left( k_x, k_y \right )} \right | ^2 \right ]}^{1/2}}
    \end{equation}  

上面的code會產生:

Read on →
 
almost 4 years ago

The Color Run Taiwan 官方已經在前天對於輿論還有鄉民的抱怨做出回應,修改原先個人抽籤的方式,改為個人投籤,但是若中籤連同原中籤者共可報名四人

原本是個人抽籤,已知開放名額為6268人,有100,000人參與抽籤,則原先中籤機率為:

今主辦單位改成中籤者尚可以替自己之外的另外三人報名,則雖然主辦單位沒有明講,但是我們合理預期主辦單位的所謂抽籤,其實就是 assign 給每一個投籤者一個 random number n,當做籤號。現在我們假設籤號小者優先中獎,則在最差的狀況,主辦單位第一輪一該會宣布籤號 n < 1568者保證中獎,為什麼呢?因為最差的狀況(worst case)主辦單位應該要假設所有的中籤者都會盡力帶另外三個朋友一起報名,也因此第一階段只能抽出原訂名額的四分之一,即

乍看之下,好像中籤機率只有原本的1/4,機率大幅下降至 0.016左右,但是別忘了,假設你已經預先找好四個人要和你一起參加,那這四個人都是可以分開投籤的。也就是說,接下來我們是以一個一個四人小組的觀點,來討論中籤的期望值。是的,就跟你想的一樣,第一階段的中籤機率期望值其實就是:

看懂了嗎?就是期望值不變的意思啦!只是這下子如果四個人之中有一個人中籤了,就可以帶其他三個朋友一起報名啦!

不管怎麼說,這個新的措施,比原本的合理的多,但是數學上來看,公平性並沒有改變。當然啦,有人會質疑說這個方法,會增加黃牛和人頭進來干擾抽籤的機率,這確實是,因為如果有大量人頭進來投籤,那麼中籤權可以讓另外三個人報名不說,還可以把自己的人頭也出讓(即使這樣是違反比賽規定的),那麼這個中籤權肯定是非常搶手且值錢的;然而,這個已經超出數學討論的範圍了,也實在不是我們可以影響或者阻止的,所以就不列入我們的考量了。

 
almost 4 years ago

2012年的壬辰梅竹,官方(梅籌)的口號叫做壬定勝天、成敗梅竹,但是就我看來,應該是人定敗天、失敗梅竹。2013年梅竹全面破局不計,2012年的壬辰梅竹應該是近年來最悲劇的一場梅竹賽。然而悲劇中並非沒有感動,在這一年,清大男羽打破了交大的羽球鐵點傳說,終止交大N連勝,奪回梅竹賽羽球正式賽的勝利。雖然這一點最後無法記入,但是相信那一晚,在場所有的觀眾,都經歷了一個魔幻的夜晚。

Read on →
 
almost 4 years ago

以前就很喜歡去(新竹)金山街吃築地鮮魚。以築地鮮魚的價位來說,雖然不是每週都可以去吃的價錢,但也絕對是可以每次期中考或者期末考去吃一下的小小享受。
無論是白天:

Read on →